不要因为大幂幂,放弃这部7月好片!

时间:2017-07-23 22:12:12来源:天天优惠券  阅读:(57)收藏复制地址
转载:

三年前,《绣春刀》以一种近乎惊艳的姿态出现在国内院线中。说其“惊艳”倒不是当年的......



三年前,《绣春刀》以一种近乎惊艳的姿态出现在国内院线中。说其“惊艳”倒不是当年的这部电影完成得有多优秀,而是电影从头带尾所透露的一股“诚意”,足够让所有观众感受到。


我们总说,这是国产电影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
好在日渐壮大的电影市场,引得香港、日本、韩国、好莱坞都迫不及待地要来分一杯羹,甚至不惜放下身段,也要对接我们如此不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;


至于坏也同样如此,市场从来都是盲目的,水涨船高、烂片横行、票房至上。至于是电影创造者还是观众导致这样的现状的,早已说不清楚了。买椟还珠的观众大有人在,鱼目混珠的电影创作者也着实不少。



而回过头来说电影《绣春刀》的诚意所在。一部电影的好坏与否,或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解,口味喜好不同,评价也自然有所不同;但是诚意是能够非常明显地看出来的。


就像一个厨师给你做菜,好不好吃在于火候、刀工、用料上;而诚意则体现在至少不像《武林外传》中的李大嘴那样,给你做红烧胖大海、酒酿萝卜皮、麻辣鱼鳞、冰糖肥肠。这大概是每个人都能看出来的吧。



所以说,《绣春刀》的诚意在于它符合历史细节的情节设置、精益求精的道具服装、个性鲜明的主角人物、正儿八经的对白台词。这些全部放在一起,再配上合理的视听技术、镜头语言,才算得上是一部“有诚意”的电影。而同样的“诚意”也体现在三年后的这部续集《绣春刀2:修罗战场》上。


修罗战场意指阿修罗与帝释天大战的地方,是一个善恶界限比较模糊,是非曲直也会有另一番理解的地方。电影前后一共出现两次这句台词,第一次在片头的战场,第二次在片尾的大战。


最初浅的理解,“修罗战场”指的自然是这两场血腥残酷的大战,前者横尸万里,后者英雄埋骨;但往深一点说,整个大明朝何不也是一个“修罗战场”呢?以士大夫为主的东林党与权倾朝野的魏忠贤之间的朋党之争,大兴文字狱,杀人不见血。



前后两部《绣春刀》皆以大明朝的锦衣卫为叙事主角,在历史的细节中挖掘合理的叙事,一方面既不是毫无来由的“戏说”历史、调笑史实,另一方面也不会像读史书般晦涩枯燥。


第一部的主线是锦衣卫三兄弟奉命前去追杀魏忠贤,在阜城客栈成功“处死”了魏忠贤,从而陷入了皇帝、东厂、阉党之间的权力斗争之中,三个各有所有求的“中层公务员”最后成为各大势力的棋子。



而真实的历史是:天启七年(1627年),崇祯即位,素来厌恶魏忠贤等阉党恶政的崇祯,贬斥了大量阉党官僚,当众宣读魏忠贤十宗罪,贬其前往凤阳看顾皇室祖坟。魏忠贤在凤阳途中,仍豢养一批亡命之徒,崇祯闻后大怒,命锦衣卫前去逮捕,押回京师审判。魏忠贤自知难逃一死,在阜城南关尤氏旅店痛饮至四更,最后悬梁自尽。


划重点:前往凤阳、亡命之徒、锦衣卫、阜城、自尽;电影情节与史实基本上一一对应,丝丝入扣。



而第二部中的主线则前推了一个皇帝,整个案件全部围绕着明熹宗落水重病一案,从而延伸出来多个势力之间的尔虞我诈、权力斗争。几位主角同样身处其中,成为各大势力的棋子。


真实历史上也正是如此:天启七年(1627年)八月,明熹宗前往西苑深水处泛舟游玩,却因风强,小舟翻覆,皇帝落水,虽然随即被救,但从此惊豫不堪,逐渐病重。几个月后病情加剧,浑身浮肿,八月十一日,召见信王朱由检,即行驾崩,时年23岁,庙号熹宗。


再划一次重点:西苑、泛舟、落水、病重、驾崩。同样又是在真实历史下的一次完美“发挥”和想象。



虽然真实历史上这起简单的落水事件背后未必有如此多的阴谋,但电影的情节设置和发散性的想法是合情合理的。不仅精彩,而且真实。


除此之外,电影的最后一段,明熹宗对着信王说:吾弟当为尧舜,也是历史上确有的记载;电影中的飞鱼服、绣春刀、倭刀术,皆为有史可寻,可见导演编剧是真的下过功夫,读过史书的。



但就两部《绣春刀》本身来说,后一部相对而言较前一部稍差逊色一些。一方面是因为第一部的出现实在过于惊喜,另一方面则在于第二部的叙事相对混乱拖沓了一些。


第一部的势力斗争非常明显,皇帝要阉党全死,赵公公想魏忠贤死以自保,魏忠贤想活下去;而三兄弟就是这三支势力之间的棋子,并且各自都有自己的烦恼所在。整体条理清晰,人物的动机也非常充足。



而第二部中,各方势力非常混乱,前后诉求有变化多端、摇摆不定。更别提,张震饰演的主角沈炼三观不正,立足点不够,从头到尾只换回一个“鬼迷心窍”,实在有些无力。


不过两部《绣春刀》大背景选得如此恰当,不得不佩服导演和编剧的眼光独到。


大明朝的锦衣卫、东西厂的太监,有足够的传奇故事。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;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,篡位成功;近300年后,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,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,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。



“明不亡于流寇,而亡于厂卫”。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,厂卫权力不受约束,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,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。而对于武侠电影来说,这简直就是一座历史宝库。从胡金铨到徐克,从《侠女》《龙门客栈》到《新龙门客栈》《龙门飞甲》,无一不是借着这段历史创作出来的精彩故事。


胡金铨无疑是新武侠电影的开山宗师。胡金铨具有浓郁的文人气质,他不希望他的电影只停留于炫耀功夫,而要给成人童话注入史实,让武侠与历史虚实互应、互补、互争。所以他的电影又被研究者誉为“文史武侠”。



比如身着飞鱼服,腰配狭长略弯的绣春刀,这种锦衣卫的标准行头都还是从胡金铨的电影中研究出来的。这些服饰道具都是胡金铨根据明史与服志、明朝宫廷画等史料亲自研究考证,并亲手挑选上等布料缝制样本的。可以说,胡金铨电影中的道具和服装,其精确考究至今难有影片望其项背。


而典型的反面例子就是李仁港执导,甄子丹主演的电影《锦衣卫》。同样都是讲述明朝锦衣卫的故事,但其花哨奇怪的武器,统一的“飞碟帽”,与史实相去甚远。



两相对比,足以看出前后两部《绣春刀》的诚意所在。姑且斗胆说一句,如果仅仅只从“让武侠与历史虚实互应、互补、互争”的角度来说,两部《绣春刀》足以与大师胡金铨相提并论了。


当然从电影本身的叙事节奏、镜头语言上来说,差胡金铨大概得有一百个徐克吧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两部《绣春刀》依旧可以称得上是国产电影的希望之光。再多的溢美之词,它都配得上。



标签: